魔兽世界玩家同人:一只德鲁伊的故事

一只德鲁伊的故事[font=simhei]
By 天籁

首先对各位观众姥爷说句对不起,过去的一个月楼主要赶完两本实验报告,准备三场考试,两个课程设计和答辩。所以这里暂时就没有更新。

所幸最近已经块忙完了,30号前做完机械设计就能回家了!到时候更新频率也会大大增加。

谢谢一直以来支持的小伙伴们。

天籁
2016年12月25日 11:29:17

今天在瓦尔莎拉散步的时候,迎面一只树妖,她是那么的美丽动人,娇小的梯子,顺滑的毛发,还有那惹人怜爱的鹿角。。那只树妖俏皮的眨了眨眼睛,问我月神殿怎么走。作为塞纳里奥议会的大德鲁伊,玛洛恩曾经教导过我要对自然的一切保持友善的态度。因此我整理了下羽毛,摆了个自以为很帅的pose,举起爪子跟她指了指路。
那树妖用她银铃般的声音说道:“谢谢你,头一次遇到这么善良的徘徊者呢。”
该死,我忘了解除猎豹形态了。
“我不是徘徊者”我委屈巴巴地说,然后正了正声色,隆重的介绍自己:“我是艾泽拉斯塞纳里奥议会的大德鲁伊,月神镰刀的掌控者,阿沙曼之牙的持有者,乌索克之爪的继承者,加尼尔母亲之树的守护者!和玛法里奥谈笑风生的!”
“哦”那树妖说。
真的,我一点也不伤心,真的,一点都不落寞。天知道为什么艾泽拉斯突然冒出来几百万个大领主,几百万个大德鲁伊,据说那群瞎子也有几百万个伊利达雷的领袖。
不说了,我现在把眼前这堆松鼠处理了,再捡几个核桃。

其实我在达纳苏斯野外的洞里睡得好好的,但是有人就托梦告诉我:“亲爱的德鲁伊,燃烧军团又入侵了,现在又到了我们团结一致,保卫艾泽拉斯的时候了。醒来吧!”
“燃烧军团?关我pis?我要睡觉”
“梦魇之王维萨斯也在翡翠梦境肆虐,塞纳里奥议会需要每一位自然的孩子贡献自己的力量!”
“哦”
“哦你妹!梦醒了就去暴风城找瓦里安!”
梦醒后,我用了我那足足有核桃这么大的大脑想了想,刚才托梦给我的人貌似是我老大——玛法里奥。
没办法,组织有令,那就动身吧。
其实我也不知道破碎群岛在哪,鬼知道这玩意怎么冒出来的,老大梦里告诉我去暴风城找瓦里安。我花了半分钟时间看了看地图,然后义无反顾地把我的法杖随便一扔,顺着法杖头指的方向就变成猛禽开始飞(是猛禽!不许叫乌鸦!)没错,我是个路痴。。。。
抵达暴风城之后我真的很佩服自己,什么?你问我一个路痴怎么能从达纳苏斯飞到暴风城的?嘿嘿,我飞到半路就想啊,照我这路痴属性不知道哪个猴年马月才能飞到,很幸运遇到一个法师,他帮我开了个传送门直接到暴风城了~
哦对了,我是在一个叫希尔斯布莱德的地方碰上的那个法师,看起来那里的人都是好人呢!

其实一直没好意思告诉大家,俺是达纳苏斯乡下的,基本没进过城。这回来暴风城可算是开了眼界了。我就在雄伟壮观的暴风城飞啊飞。其实俺觉得暴风城哪里都好,就是教堂西南角有片空地怪怪的。……………………………然后俺就被暴风城狮鹫执法队抓了个无证飞行,差点没被抓去当坐骑。
好说歹说人家就罚了我50银了事,我的小钱钱啊TAT 一点一点靠换季掉毛搜集起来织毛衣赚的!
然后我就直接变成猛禽飞到瓦王皇宫的大厅里,潇洒的落地变成人形,顿了顿我的法杖对正坐在王座上的瓦王说:“燃烧军团回来了!”
然后我就被卫兵两只长矛架住了。
说真的,我后来才知道之前有个叫麦迪文的貌似也这么干过。

还好我及时变咕咕振翅给瓦王看才保住了自己的小命,然后解释了一下自己如何被坑爹老大派来暴风城的。在领导面前再三表达了自己想为联盟出力抗击燃烧军团的宏志之后,瓦利安龙颜大悦。
嗯,在领袖面前表达自己政治正确不容易被查水表,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
然而。。。。我更想睡觉QAQ
瓦利安让我去港口准备出发,我到这的时候发现已是人山人海。一个将军模样的人过来招呼我说:“勇士,你终于来了,我们准备了丰富的大餐,快去吃点好的,准备上路吧!”
“……………..”
我怎么感觉这话怪怪的?
在吃完断头饭(应该是这么叫吧?)我看离发船还早,就在港口溜达溜达。不少人都在交谈着,我听了半天,热血沸腾的。
“等我打完这仗就回壁炉谷结婚”一个抱着长枪的中士靠在墙边对着战友说
“恭喜啊,嘿我跟你说,我孩子快满月了,这是他照片,我在这驻守三年都没回过家,等把那堆恶魔赶回扭曲虚空我就退役好好陪陪他们娘俩。”跟那中士搭话的人黝黑的脸上满是幸福的微笑。
真是恪尽职守,军人楷模啊。

作为一只乡下咕,上船后我用猎豹形态在船上找了个小角落呆着,这个时候一声明显是小孩的声音传了过来:“这哪个猎人的宠物啊,不知道上船宠物要办托运么,这里是商务舱啊!”
咳咳,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当成猎人宠物本德鲁伊已经习惯了。我抬头看了看,是一个男德拉尼牧师,嗯。。。那粗壮的触须,性感的胡茬,一看就是饱经沧桑的老大哥。
嗯,如果他不是娃娃音的话就更cool了
没办法,我只能变成人形跟那牧师解释了一下,那老哥一听同是去破碎群岛抗击军团的。立马热情了八个档次有木有,当即给了我一个熊抱。说我年纪轻轻就有这保家卫国的觉悟,真是有前途。还说他叫力场,家是西部荒野的。以后有啥事他照应我。还跟我看了看他的订婚戒指。说家里还有个小姑娘等他打完仗回去。

力场?这名字真是怪怪的。
老实说刚开始挺不待见这个牧师的,你问我为啥?咳咳,我对圣光过敏。

老实讲,这船开的速度还没我变海豹游的快=-=
一路倒也没什么波折,我们一船誓要拯救艾泽拉斯的勇士到达了破碎群岛海域。这时我就闻到了空气中让我极不舒服的邪能味。睡了一路的力场也默默醒来,拿起法杖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毕竟,我们都深爱着艾泽拉斯。
刚登录,探子传来了不幸的消息,由于情报有误。联盟和部落联军遭遇了数十倍的恶魔,瓦王和沃金虽御驾亲征但寡不敌众我们再不杀上山支援就要死球了!听完简报一船人就炸了。法师起桌子,术士拉糖,DK开冰路,武僧疾风步,骑士上buff,德鲁伊振翅。一副大战在前,整装待发的样子
嗯,没毛病。
我们一路冲杀到了半山腰,碰到了被束缚的佛丁。佛爷的盔甲已经黯淡,昔日的圣光也不再闪烁。我们看到的只是。无奈他终究不是神,现在在邪能池里苦不堪言的是他,风烛残年为了他所爱的一切,披上战甲拿起灰烬使者再次踏上征程也是他。他用虚弱的声音让我们继续前进,救出瓦王。我们也明白自己的使命。大部队正要继续前进的时候,我旁边一个骑士叫虫子的骑士(这都什么名字)开了无敌就往邪能池里跳,拉都拉不住啊。在圣盾消失前他爬了出来,一脸落寞的看着佛爷。领队的战士过去拍了拍肩膀对他说:“圣光我们会回来救大领主的。”
“我还以为能捞出个无敌的缰绳,佛爷就不能行行好么?”那骑士归队后小声嘀咕着。
说真的,我现在一发星涌打死这个骑士你们不反对吧?
后来再遇上这个骑士就是后话了,暂且不提。

再后来你们也知道了,瓦王为了断后,保存我们,保存我们这些艾泽拉斯最后的希望。英勇就义。我在天火号上看着那漫天的邪能,对月神艾露恩发誓——“月神在上,我必将手刃古尔丹,无论有多少艰难险阻,我在所不辞!”
“必须的!为了他娘的圣光!”力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后,补了一句,一脸肃穆。

回到破碎群岛上空的达拉然之后,大家心情都很沉重。一方面是因为瓦王和佛丁的战死。另一方面大家看到古尔丹接引来了浩浩荡荡的燃烧军团,各大在历史上留过一笔的恶魔领主们也纷纷登场。我们实在不知道如何反抗这种强大的力量。
这时候我老大玛法里奥找上了我。他说我们重新开放了翡翠梦境,艾泽拉斯所有的德鲁伊们都可以通过翡翠梦境之路进入梦境林地巴拉巴拉的。
“那老大怎么去翡翠梦境啊?”
“闭上眼睛,放松思维,安静的感受大自然的力量,艾露恩会接引你的灵魂到达翡翠梦境。”老大循循渐诱地教我如何前往翡翠梦境之路。
“呼~呼噜~”
“喂!老子是在教你法术,不是让你睡觉的啊混蛋!”

讲真这能怪我么?他的话明显就是让我睡觉嘛,这种事我最擅长了~

总算到了梦境林地,这里还真是漂亮啊。怪不得老大说这是德鲁伊数百年来建造的最像翡翠梦境的地方。不过这里的树妖似乎有些太开放了。碰到我都直接扬起笑脸,说:“日俺,大德鲁伊。”
额。。。。抱歉,不约,我不约

老大说燃烧军团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所以他打听到了四件神器的下落,让我去找到它们。分别是阿沙曼之牙,乌索克之爪,月神镰刀和加尼尔母亲树。

后两个还好,但前两个是大名鼎鼎的荒野诸神身体的一部分啊喂!这样真的合适么!要是这些还不够抵抗燃烧军团接下来是不是该给我塞纳留斯的鹿角了?
而且一下找到四件神器。鬼才信是刚知道的啊!!要不是燃烧军团入侵估计你个老家伙就自己收着了对吧!摔!

咳咳,不管怎么说,组织这次总算是派福利了。再怎么说也是神器啊对不对?该拿的还是要拿的对不对?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对不对?
可是每次我都和燃烧军团同时找到神器又是什么鬼!用膝盖想都知道是有内奸的吧!!而且拿着神器的恶魔还打不过拿着MADE IN 钢铁部落法杖的我,这燃烧军团也太水了吧!他们是怎么能在联盟和部落的进攻下坚持这么久的!而且寻找阿沙曼之牙的时候,竟然哥变成猎豹形态运用自己的嗅觉追踪,当我堂堂大德鲁伊是汪星人么!!

真是心塞,不过最后也算没出什么岔子,四件神器尽收囊中。看着手头的神器瞬间感觉自己强力起来了有木有!

谁知道,我的噩梦才刚刚开始。。。。因为老大玛法里奥告诉我有种叫神器能量的东西。。。。。。。。

“白银之手骑士团大领主 新任灰烬使者 弗姥爷 你死的值了 剑我就笑纳了 爸爸等了多少年了 你终于特么死了 剑终于到爸爸手里了 你在壁炉谷的房子我也笑纳了 老爷子 你咋没个闺女呢?”在达拉然的克拉苏斯平台,一个圣骑士拿着灰烬使者张狂的笑着,大家纷纷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我只是听着这个白痴的声音有点耳熟,也回头看了看。

谁知,就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5555555555555!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绝对选择直接开振翅从平台跳下去,哪辈子造的孽让我这世碰上了虫子!
那骑士正好发疯完毕,那电灯泡一样的眼睛就直接瞪了过来,说:“哟,这不当时船上的小德兄弟嘛~”虫子一脸贱兮兮的凑了过来。
“我看你骨骼清奇,哥又刚拿了灰烬使者这等神器,你我同行,一人一马闯荡破碎群岛,斩他几个恶魔头颅青史留名,岂不美哉?”
“。。。。。。”

这也太中二了吧!你当是中世纪的骑士小说呢!堂吉诃德2.0?
还有,一人一马什么鬼!哥堂堂大德鲁伊在你心中就是个“马”么!咕咕咕!

老实讲我不是很想跟这圣骑士同行,然而当时虫子一句话就让我改变了主意
——
“你振翅一次我给你一金币咋样?”

呵呵,这点钱就能打动么我?我立马义正言辞的切了专精,大气凌然地说:
“大领主,你看我这振翅姿势标准么?”
笑什么笑,我变成枭兽振翅,是为了生存。 而你衣冠楚楚的站在镜头前,却只是为了私欲和欺骗!哼!

就这样,一个塞纳里奥议会的大德鲁伊和一个白银之手的大领主携手踏上了征途,在破碎群岛这个燃烧军团入侵的前沿阵地,书写了一篇又一篇传奇。
全文终

(蓝色:终个奶子!老子还没出场呢!天籁麻溜写!)

咳咳,真实情况是这样的。虽然开端有些滑稽,我和虫子还是上路了。来到瓦尔莎拉之后,我老大说燃烧军团力量太强大了,我们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为了人民坚持不懈的和军团作斗争,创建一个没有压迫的新艾泽拉斯!我知道,困难是有的,但是我们的事业是伟大的,有困难,那就克服困难。亲爱的天籁,身为大德鲁伊,我想你应该有义务去西南的洞穴里叫醒里面的德鲁伊们,我们需要他们的帮助。

凑,想要人家跑腿就直说嘛,这么拐弯抹角的。

到了洞口,虫子看了看那充满泥土芬芳的地穴,皱了皱眉头,问:“你们德鲁伊平时就睡这种地方?”
“是啊,有什么问题?”
“不嫌潮么?”
我真的很难跟没有变形能力的人讲述作为一只熊在地穴里刨个坑睡里面有多舒服,就像我不能理解圣光一样。
“玛法里奥也真是的,竟然让我堂堂大领主钻耗子洞。”虫子极不情愿的进入了地穴深处,并默默施展了圣盾术。
嗯,我也停下了正在对虫子搓的满月也跟了下去。

到了地穴深处,果然看见了一堆利爪德鲁伊们,那憨态的表情,慵懒的睡姿。哦艾露恩在上,我什么时候能像他们一样帅!(星星眼)。
然而就当我无限遐想的时候,我的眼前一片纯白。。。。。

“盲目之光!”

那一刻,原本昏暗的地穴充满了圣光,原本安静的睡眠德鲁伊居所充满了带有起床气的咆哮。我真是瞎了那24k咕咕眼又震坏了氪金耳膜。

“好了,现在他们都醒了,可以回去交差了!”虫子拍拍手,收起了灰烬使者转身对我说。
喂,你这叫人起床方式也太简单粗暴了吧!你就不怕这些大熊把你撕了么!
“等等”我一个根须缠绕把虫子留住,“那还有一直没醒,就那个蓝色皮毛的。”
未完待续。。。。。

楼主wow新人,今年过年的时候才入的坑。平时喜欢写点骚东西。今天心血来潮写了个开头。此帖不定期更新

(没错我就是懒癌晚期)

===2017-01-01 20:27===

额。。。帖子超过修改时限了,,果然是断更太久了么。。。

首先祝贺自己乡下小服某工会过了m半神,维萨斯指日可待。我会在本外振翅为大家加油的。

另外本次更新虽然有点少,然而。。。咳咳,接下来会高产一些,请大家多多回帖支持,这样楼主才能更有动力去写作更能跟朋友装逼

毕竟,楼主很懒的~

预告,下一节本文第一个萌妹子要出场了,据说是个猎人~

“要不我再放一次“闪瞎眼”?”虫子凑到这蓝熊面前,一脸认真的说。
“可以,如果你觉得你能打得过他的话。”
虫子看了看这蓝色的肉山:“额。。。我想我们还是另外找个办法吧。”

我是真没见过这么大的熊,大的我需要去仰视,我的枭兽形态可是有足足一米六呢!

也不知道这根roshan一样的熊打掉后会不会掉一块不朽盾。

无奈,不把这蓝熊叫醒就没办法交差,不能交差就得不到任务奖励,得不到任务奖励就不能攒钱买月亮井水,买不到月亮井水就没力气振翅,没法振翅我大概就是一只废咕了。。。。

然而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我和虫子尝试了各种办法,拿木棍戳鼻孔啦,虫子再放一次目盲之光啦,我对着这熊脸吹台风啦。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这熊还是呼呼大睡着。

当太阳块落山的时候,我和虫子终于交差了,并从我老大那得到了进一步的指示。萨维斯之影藏在黑心林地深处,我们需要消灭那个可恶的家伙。

蛤?你问我怎么叫醒那头熊的?哦,那是虫子的功劳,他觉得太饿了,做了一份生拌熊肉糜。蓝色闻到味之后愤而起身把那货摁地里了。。。。。

我最后找了个萨满调动土元素的力量才把虫子弄出来。

===2017-01-01 20:39===

帖子超过修改时限,在此提交的内容将被增加至原帖

正在联系斑竹解决这个问题。。。